只鱼虫二
关于梦想、岛屿、深海、夜空以及终有一死的凡人的爱。
 

《在沙溪》

七月,沙溪的荷花开的正盛。刚抵达的那天傍晚,遗憾没有机会细细欣赏那景致,只觉鼻腔里、说话时的口腔里、甚至耳朵里都被那荷的气味占领。夕阳散发耀眼却不炽热的光,我看见荷的影子就在逆光中摇曳。它们的花和叶都是何种色泽?在黄昏落日的干扰下我不得而知。告诉自己:呐,那么一大片荷花,明天一定要去看看它们有多美。其实,真不必这般心切,因为接下来的两星期里,与荷日日见。

荷,简直全身都是宝。荷花开时别是一番景致,花败便得一莲蓬清甜的莲子;茎叶可用作食材,亦可入药;到了夏末,就在淤泥里结出纯白的莲藕。

一条由木板搭成的小道,穿梭于荷间,由沿边的凉亭直达荷塘的另一边。小道两旁无数粉色的脑袋探出,争先恐后...

《他》

他的背显得微驼,六月的风将他的黑色毛衣吹得微微鼓起。她坐在后座,手使着劲握住坐垫下的把手,身体尽量往后倾,与他保持一定距离。她想,这一定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姿势。但是她无法控制自己不这样做,即使自己的双手由于保持这个姿势太久已经开始发麻了。

谁知道呢,世界上总有这么多奇怪的事,就像她第一次见到他,就感觉他在人群中会发光。往后的每一次遇见,都能毫无差错地将目光投在他身上。他喜欢穿黑色的衣服,她看过他穿黑色T恤,黑色卫衣,黑色运动服,黑色篮球衣。今天他穿黑色毛衣。他总穿AJ球鞋,傍晚去小卖部经过篮球场的时候,她看见他一手抱着篮球,一手提着球鞋走出来,然后在拐弯处,若无旁人地把这两样东...

“每遇见一片风景,就忍不住要把它藏在画本里…”——  记新年游

多年以后 

也许我们渐渐淡忘彼此 

也许日光倾城的时候 

我会想起你

我也不知为何 你的微笑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

阳光洒在阳台上感觉软酥酥的 手里捧着书 像一只猫一样蜷在躺椅里

不知哪里传来   Dreams are my reality , a different kind of reality··· 

脑海里立马浮现出电影中的画面:嘈杂的bar 少年从少女身后出现 随后将耳机戴在少女头上 瞬间耳机里音乐响起 嘈杂声消失 少女惊愕地转过身 却看到了少年的微笑 

 

就那样蜷在躺椅上想着想着 那是好久好久之前看过的电影吧 ...

© 只鱼虫二/Powered by LOFTER